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唐芊爾
      對洋酒的喜愛和追崇,并不是當代中國人的專利。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,喝洋酒就已成為一種社會風尚。論喝洋酒的講究,唐朝人還要更勝今人一籌。
      唐朝都有什么品種的洋酒?唐朝人有多愛喝洋酒?喝洋酒時又有什么門道?帶著這些問題,讓我們通過珍藏在陜西歷史博物館的一件鎮館之寶——獸首瑪瑙杯,來穿越回大唐王朝。
施工時的驚人發現
      唐代獸首瑪瑙杯是一件出土于西安何家村窖藏的酒器,埋藏時間大約在公元8世紀中后期。1970年,陜西西安南郊何家村一處建筑進行基礎施工時,人們發現了這一窖藏,在距地面不足2米的地方,先后發掘出兩只陶甕和一個銀罐,獸首瑪瑙杯就藏于銀罐之內。
      瑪瑙杯的主人是誰?學者說法不一。郭沫若在《出土文物二三事》中考證認為,這批窖藏文物是邠王府中的財物,可能是在“安史之亂”時倉促埋下,而后來未能挖出,所以才保留到現代。北京大學齊東方教授據《唐兩京城坊考》考證,認為此杯屬唐代尚書租庸使(相當于現在財政部部長)劉震。劉震的居所在何家村所在的“興化坊”內。寶物的埋藏年代應為唐德宗建中四年(783年)的涇原兵變時。然而也有學者從史料可靠性的角度對這種說法提出了質疑。
      時至今日,我們仍然無法斷言誰是瑪瑙杯真正的主人。但是,我們可以大膽推測,它的擁有者一定是當時的貴族,因為這件酒器無論是在唐朝還是在現代,都是一件價值非凡的藝術品。也正因其珍貴而被國家禁止出國(境)展覽。
異域風情的“來通”
      在唐代的文獻記載中,瑪瑙杯并不罕見。那么,這只獸首瑪瑙杯又有什么獨特之處呢?
      首先,材料罕見。它用的是極其稀有的纏絲瑪瑙,材質紋理細膩,層次分明。工匠又巧妙利用材料的自然紋理與形狀進行雕刻,“依色取巧,隨形變化”,是至今所見唐代唯一的俏色玉雕。關于這件瑪瑙杯的身世,有專家認為是中國工匠仿西域風格所制,也有人認為是西域傳入的貢品?;究梢源_認的是,這件酒器所用的瑪瑙應當來自西域。中國雖也出產瑪瑙,但大多以白、綠、黃單色為主。而纏絲瑪瑙,則與魏文帝曹丕在《瑪瑙勒賦》中對西域瑪瑙的描述不謀而合:“文理交錯,有似馬腦。”又根據明代《潛確類書》中“瑪瑙出西洋者,名番瑪瑙,紅色為佳”的記載,推測獸首瑪瑙杯的原材料應當來自西域。
      其次,造型獨特。杯體前部的雕刻模仿獸首,雙眼圓睜,炯炯有神,乍看是一個牛頭,但從頭上犄角的形狀來看,又更像羚羊。獸嘴前處鑲金,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,其實這是酒杯的塞子,取下塞子,酒可以從這兒流出。對于這種奇特的造型,專家學者們普遍認為,是受到西方一種叫“來通”的酒器的影響。
      “來通”(英文為rhyton)是希臘語的譯音,有流出的意思,大多做成獸角形。這種造型的酒具在中亞、西亞,特別是薩珊波斯(今伊朗)十分常見,在中亞等地的壁畫中也曾出現。在我國,從唐代以前的圖像資料來看,這種酒具常出現在胡人的宴飲場面中。大唐王朝與西域的文化、商貿交流密切,首都長安城內居住著眾多的胡人。唐朝貴族以追求新奇為時尚,而這只酒杯也見證了唐朝貴族崇尚胡風、模仿新奇的宴飲方式。
唐人喝洋酒多講究
      獸首瑪瑙杯這樣具有“洋”血統的酒器,自然就得有“洋”酒相配。唐朝時洋酒相當流行,尤其是葡萄酒。
      早在漢代,葡萄與葡萄酒就通過絲綢之路傳入中國。到了唐初,據《冊府元龜》記載,唐人平定高昌(今吐魯番)后,將高昌的馬乳葡萄及其釀酒法引入長安,唐太宗親自監制,仿西域釀出八種色澤的葡萄酒。除了葡萄酒,唐朝的洋酒還有來自波斯的“龍膏酒”和“三勒漿”等。據唐蘇鶚《杜陽雜編》記載,“龍膏酒”是一種“黑如純漆,飲之令人神爽”的飲料,而據《唐國史補》,“三勒漿”則是由“庵摩勒、毗梨勒、訶梨勒”三種果子釀成。
      有了洋酒,還要有賣酒與喝酒的場所——古代的洋酒吧,也就是胡人開的酒館。唐朝時,在洛陽、長安這樣的大都市里,有許多洋酒吧。初唐詩人王績在《過酒家五首》中最先描寫了長安城中的洋酒吧:“有客須教飲,無錢可別沽。來時常道貰,慚愧酒家胡。”
      洋酒吧吸引人,還離不開“胡姬”。胡姬主要是來自中亞、西亞,甚至歐洲的女子。她們被洋酒吧的老板買下,不僅當壚賣酒,而且充當侍酒女郎的角色。她們能歌善舞,風情萬種,又有異國情調,許多貴族和文人都喜歡去胡肆飲酒,喝完還不忘留下贊美胡姬的一詩半章。
      “酒仙”李白絕對是洋酒吧的VVVIP客戶了。他不僅愛酒,更愛美人。對于胡姬的美貌,大詩人從不吝惜贊美之辭,最有名的詩大抵莫過于《少年行》:
      五陵少年金市東,  銀鞍白馬度春風。
      落花踏盡游何處?笑入胡姬酒肆中。
      杯酒可飲,亦可觀史。從具有西域血統的獸首瑪瑙杯,到唐人對胡酒、胡肆、胡姬的喜好,一個深受胡風浸染的繁盛、開放的大唐在我們眼前慢慢鋪展開來。相比1000多年前的唐朝,當下的中國當然有了巨大的進步,但是唐朝開放包容的心態與開拓進取的精神依舊值得我們去思考、去學習、去借鑒。這或許是獸首瑪瑙杯帶給今人的一點重要啟示。

上一篇:當知青的那年那月那些事

下一篇:潢川空心貢面:千年傳承的美食

两肖两码中特资料网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视频 浙江快乐12彩走势图 北京麻将下载免费的 手机青鹏棋牌游戏下载 捕鱼大富翁免费下载 时时彩软件后一 吉林快三开奖 今晚有什么生肖必开 九乐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下载四川熊猫麻将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 甘肃快3走走势图定牛 快中彩规则介绍 竞彩的玩法介绍 全民红中麻将作弊器下载 湖南麻将算法